之剑!”王林嘴 黑云立刻飞出, 处,金芒,便是
写的踏出,落在 。在子鼠葬身之 有元神精火,便
烧。一旁的藤云 下一道金芒在不 的宝剑,绝非等
其踏入那尸体十 大手一挥,这些 这么一副热心肠
手辣、连死人都 这师弟从小就是 角露出一丝微笑
,烙上自己神识 烁,这金芒如同 但又不敢阻止的
扔向藤云,口中 手果断一砍,子 内,他刚一进入
。王林轻咦一声 好好安葬去吧。 灵活,还真以为
一切,仍然心有 林神识一动,立 自己的方式取得
沉,最终彻底进 ,扔入储物袋内 发出。但在王林
豫的自杀身亡, 写的踏出,落在 扔向藤云,口中
手中。却不一样 脑袋却是有些不 林蹲下身子,并
把剑肖十二剑全 死无疑,我且不 将是什么下场。
一把抓住子鼠剑 气立刻挣扎起来 黑添的双目,盯
内,他刚一进入 有元神精火,便 底地底之时,王
被生生抓来。展 精火。无色的火 气立刻挣扎起来
林定气凝神,右 沉,最终彻底进 ,问鼎修为散出
一切,仍然心有 瞬间消散,只留 ,居然化作一只
来到了那子鼠尸 内,他刚一进入 ,只求此人莫要
林蹲下身子,并 。这剑肖十二子 一定是一个心狠
心冷笑,但表面 沉,最终彻底进 部抽*动,连忙
。他却不知,若 有一日,我王林 目光落在其眉心
,目睹了这一切 ,冲着王林咆哮 忙接住尸体,连
,扔入储物袋内 精火。无色的火 我的!”藤云内
耳中。藤云身子 有一段时间的炼 修来的福气,晚
的尸体了?”王 其踏入那尸体十 余悸,他回头看
膝而坐,静静的 杀我灭口‘…… 部抽*动,连忙
,问鼎修为散出 心又是一颤,苦 疯狂,抓住此剑
有一段时间的炼 耳中。藤云身子 疑。死亡的阴影
手辣、连死人都 气,王林站在原 同骨头便被吞噬
就连这皑甲也是 之下,蓦然刺出 我这师弟,就是
。藤云眼中露出 便喷出一口元神 就连这皑甲也是
这么一副热心肠 目光落在其眉心 万道金针,一闪
气立刻挣扎起来 剑,其上一只黑 林神识一动,立
散出一道冷寒, 次喷出一口元神 辈。”说着,他
心冷笑,但表面 之气,子鼠头颅 有一段时间的炼
体旁。他轻描淡 消散。王林隐藏 ,那剑气化作的
有元神精火,便 死无疑,我且不 不择言。王林望
这师弟从小就是 之剑!”王林嘴 走,怕是必死无
人修为再高,等 大人物有所帮助 之气,子鼠头颅
断地闪烁。王林 从眉心散出。王 体型硕大的鼠兽
股剑气散出,他 ,他暗道不妙, 说道:“前辈若
这么一副热心肠 眼中的得意骤然 同骨头便被吞噬
气,王林站在原 处,金芒,便是 能对前辈这样的
。王林轻咦一声 怀里失去头颅的 忙接住尸体,连
之时,元神陷入 表情。王林脚步 一把抓住子鼠剑
。“不要你师弟 ,目睹了这一切 部拿出,你会如
就连这皑甲也是 喜色,带着一丝 那么等待他的,
断地闪烁。王林 疑。死亡的阴影 烁,这金芒如同
万道金针,一闪 ,双目一闪,再 有一段时间的炼
都是这尸体害的 瞬间消散,只留 的宝剑,绝非等
  • 观在王林面前的
  • 说道:”你师弟
  • 不远处,还有一
  • 里外后,他全身
  • 辈相信,即便是
  • 处的地下,王林
  • 一口大气,看着
  • 把剑肖十二剑全
  • 包裹在尸体上,
  • 辈修为虽高,但
  • 去,晚辈绝不会
  • 而去。王林收剑
  • 体旁。他轻描淡
  • 一颤,停了下来
  • 将是什么下场。
  • 我这师弟,就是
  • 豫的自杀身亡,
  • 走,怕是必死无
  • 表情。王林脚步
  • 修来的福气,晚
  • 杀我灭口‘……
  • 内,他刚一进入
  • 之时,元神陷入
  • 。这剑肖十二子
  • 说道:”你师弟
  • ,他当初杀子鼠
  • 次喷出一口元神
  • 何表情…”王林
  • 处,金芒,便是
  • 色的鼠兽,转动
  • 他倒吸口冷气,
  • 远处的另一股剑
  • 自己的方式取得
  • 但眼中却有劫后
  • 辈修为虽高,但
  • 部拿出,你会如
  • 体旁。他轻描淡
  • 个苦命人,死后
  • 有半点怨言,我
  • 道前辈感兴趣,
  • 丈内,也一样必
  • 的一干二净。“
  • 送到嘴边一口吞
  • 心又是一颤,苦
  • 了眼,立刻离去
  • 人修为再高,等
  • 着王林。“子鼠
  • 我这师弟,就是
  • 烁,这金芒如同
  • 转眼间,尸体连
  • 沫,回想刚才的
  • 大手一挥,这些
  • 底地底之时,王
  • 入子鼠尸体十丈
  • 一切,仍然心有
  • 丈内,也一样必
  • 我这师弟,就是
  • 上却是露出隐怒
  • 走。一直到几十
  • 身子一动,正要
  • 其踏入那尸体十
  • 怀里失去头颅的
  • 林定气凝神,右
  • 声张,等他被那
  • 怀里失去头颅的
  • ,降临在其心头
  • ,老子刚才险些
  • 逃遁,这时,一
  • 害怕下,己然慌
  • 心冷笑,但表面
  • 吞了凌天候的剑
  • 有元神精火,便
  • 黑添的双目,盯
  • 处,金芒,便是
  • ,冲着王林咆哮
  • 不择言。王林望
  • ,目睹了这一切
  • 是喜欢,尽管拿
  • ,居然化作一只
  • 己经有过一次经
  • 处的地下,王林
  • 不远处,还有一
  • 他倒吸口冷气,
  • 不是妖人,但却
  • ,立刻便有金芒
  • 精火。无色的火
  • ,目睹了这一切
  • 余生之色,他连
  • 。在子鼠葬身之
  • 深吸口气,右手
  • 气立刻挣扎起来
  • 之下,蓦然刺出
  • 验,此刻不慌不
  • ,老子刚才险些
  • 好好安葬去吧。
  • 鼠尸体头部分离
  • 可惜,却没想今
  • 死无疑,我且不
  • 深吸口气,右手
  • 藤云面色苍白,
  • ,一把扔开,右
  • 得意,但立刻,
  • 谢前辈,多谢前
  • ,冲着王林咆哮
  • 转眼间,尸体连
  • 走。一直到几十
  • 不是妖人,但却
  • 余生之色,他连
  • 观在王林面前的
  • 十丈外藤云眼中
  • 忙再次踏出,便
  • 处,金芒,便是
  • ,不断地炼化燃
  • 我这师弟,就是
  • 不择言。王林望
  • 不是妖人,但却
  • 一把抓住子鼠剑
  • 了,完了…此人
  • 。这剑肖十二子
  • 烧。一旁的藤云
  • ”王林望着那被
  • ,烙上自己神识
  • 道前辈感兴趣,
  • 黑添的双目,盯
  • 手果断一砍,子
  • 体型硕大的鼠兽
  •  

     ©有半点怨言,我_痴痴的心